史丹利·科恩(Stanley N. Cohen) 和
赫伯特·布瓦耶(Herbert W. Boyer)

脫氧核糖核酸(DNA)無性繁殖技術開闢了新途徑,使人認識到基因在人體健康和患病時的分子結構和功能,為生物學和生命科學帶來了突破性的變革。這些發現不但使繪製及排列基因組圖譜得以實現,而且發展了細胞系統來製造新藥物醫治疾病。現時的方法是首先複製活細胞的基因,接著把複製的基因隔離,然後放在非原來基因主體的生物種內繁殖及表現。

1973年,史丹利·科恩與赫伯特·布瓦耶聯同其他同事發表了一篇論文。這篇文章結果成為生物學和生命科學舉足輕重的著作之一。他們的發現為現代生物醫學研究奠定基礎,並直接導致分子生物學和醫學在過去三十年一日千里的發展。科恩和布瓦耶成功發現或發明的DNA無性繁殖,更徹底改變了生物醫學的研究方法。

科恩和布瓦耶發現,只需把要複製的基因和目標主體內有複製功能的DNA分子連結,任何生物種的基因都可以在異體細胞內繁殖及複製。1972年,科恩確定了利用自身複製的質粒作為異體細胞的遞體的基本原理。與此同時,布瓦耶發現,某些限制性酵素在切斷DNA時方式獨特,所有切出來的破片在斷口處都伸出互補的單鏈。科恩和布瓦耶在一次科學會議中會面,並且合作設計了一套方法,把連接不同質粒的DNA碎片,以及活細胞內DNA複合分子的繁殖和生物功能等問題一起解決過來。其後不久,他們又證明了只需把動物細胞的DNA與質粒連結,細胞的DNA便可以在細菌內繁殖,而製造載體核糖核酸(RNA)的細胞系統亦可以轉錄這外來的DNA。在布瓦耶證明了哺乳類動物蛋白質可以在細菌內製造後,科恩更成功地在細菌內製造出首個哺乳類動物的功能蛋白質。這些發現證實,原核生物能合成通常由高等微生物細胞製造的活生物基因產物,進一步鞏固了現代生物科技的基礎。

這些發現對改善人類的生活有顯著的影響。科恩和布瓦耶的重大貢獻解開了基因之謎,找到了以基因來調控健康及醫治疾病的分子機制。生與死的奧秘至此層層揭開,多種疾病的診斷技術和治療方法也有新的發展。

邵逸夫生命科學與醫學獎遴選委員會
(譯自英文原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