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邵逸夫生命科學與醫學獎頒予瑪莉-克萊爾 • 金 (Mary-Claire King),以表彰她繪製第一個乳腺癌基因的基因圖。瑪莉-克萊爾 • 金利用數學模型預測和證明乳腺癌可以由單個基因引起。她繪製的基因圖促成了乳腺癌基因的克隆,因而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瑪莉-克萊爾 • 金是美國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醫學系和基因組科學系美國癌症協會講座教授。

的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都專注在癌症流行病學上。她非凡的洞察力促使她投入研究遺傳與乳腺癌的關係。眾所周知,同一癌症在不同群組中的發病率會存在差異。其他科學家對這事實並不特別關注,但推測這個現象必定和基因有關,若利用遺傳學技術研究,有可能成功發現它。雖然有很多癌症研究人員對她的想法持懷疑態度,她卻堅持自己的想法。乳腺癌是一種常見而又複雜的疾病,普遍認為是由多種遺傳和環境因素相互作用而產生。但瑪莉-克萊爾認為觀察到的現象,暗示一部份的乳腺癌,可能是遺傳引起的。因此早在利用基因組工具進行人類基因分析之前,從1974年開始,她就對超過1500個有多位成員曾患乳腺癌的家庭進行針對性測試。她利用數學方法推測出這些家庭中大約有4%的成員具有這個疾病基因,從而解釋病例集群的現象。她還利用來自受影響和未受影響的年輕人和老年人的數據,預測出帶有突變基因的婦女到了70歲時患乳腺癌的風險約為80%,而沒有受影響等位基因的婦女,風險則只有8%。 同一領域的科學家對她的數學模型持相當懷疑的態度,因此她著手經由找出乳腺癌基因在染色體的定位,從而證明乳腺癌基因是確實存在的。她以一群發病率異常高的家庭作為研究對象,並於1990年利用連鎖分析方法將乳腺癌基因定位於人類17號染色體(基因座q21),並命名為BRCA1

她發布的消息徹底改變了整個研究領域。遺傳學家過去認為像乳腺癌一樣複雜的疾病都不可能與任何單一基因有關,現在消除了這種偏見,並開始致力克隆致病基因。其後證實帶有BRCA1突變的婦女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風險非常高 — 患乳腺癌終生風險高達80%,而卵巢癌終生風險則為50%,非遺傳因素而致病的風險也在數十年間隨著增加。發現乳腺癌基因的存在改變了我們思考非孟德爾遺傳病的方式,激發了一場國際性的基因克隆競賽,並且準確地指出需要克隆的基因。最近,她的研究小組開發了一個多基因平台(命名為BROCA,以紀念19世紀首次發現家族性乳腺癌的一位法國外科醫生),該平台可同時檢測所有乳腺癌和卵巢癌基因中的所有類型的突變,現已廣泛投入臨床使用。BRCA1突變的檢測是她努力的直接成果,這些檢測挽救並延長了全世界無數女性的生命。

發現基因的方法現在已成為檢測複雜又常見的疾病中嚴重致病突變的模型。這範例用於辨認在稀有家族中有遺傳性病徵的複雜病。基因辨認對這些家族的疾病病理至為重要,不但能夠揭示疾病機制,而且可以為少數或沒有家族病例的患者識別突變的遺傳基因。除了應用於全球數以百萬計有患乳腺癌和卵巢 癌風險的女性外,這種基因發現方法還應用於糖尿病、結腸癌、冠狀動脈疾病、高血壓、阿爾茨海默氏病、柏金遜病和其他有複雜特性的疾病 。
 

邵逸夫生命科學與醫學獎遴選委員會
(譯自英文原稿)


2018年7月16日  香港 (修定版)